這家成立于1766年的拍賣行確信,中國市場將成為重要增長源。

中國一度取代英國和美國,成為全球領先的藝術品市場。雖然那段風光時刻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但亞洲這個充滿活力且依然年輕的藝術品市場,仍展現出令人安心的穩定增長。

即使2018年中國經濟遭遇阻力,但佳士得這樣全球領先的拍賣行還是在中國市場完成了業績優異的秋拍,總成交額達3.53億美元。其中,千年歷史的蘇軾真跡《木石圖》成交價接近 6000 萬美元,成為佳士得有史以來在亞洲拍出的最貴藏品。

佳士得只肯透露這幅水墨畫被一位“中國買家”拍得。這或許并不出人意料:盡管西方藝術家最近獲得了更大關注,但香港買家還是非常偏愛離本地較近的藝術品。

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和瑞銀集團(UBS)發布的《藝術市場報告2018》(Art Market Report 2018)顯示,2017 年全球藝術品市場規模為630億美元,其中中國占比達21%,僅次于美國。該報告還預計,受益于財富增長,亞洲市場份額將進一步提升。

亞洲市場的很多增長都在香港“落槌”,而佳士得亞洲區主席魏蔚就在那里負責客戶管理。在之前擔任總裁時,她還負責拍賣、私人銷售和本區域電商業務,以及其他多項工作。

在她的任期內,亞洲買家對佳士得全球銷售額的貢獻增加到25%以上,促使該公司在大中華區開設新的畫廊,還把整個亞洲業務合并到香港辦公室,其中也包括之前獨立的中國市場。

亞洲藝術品市場一度競爭激烈,買家普遍在拍賣之前鎖定價格以確保自己能夠獲得拍品。在經歷了這段時期后,魏蔚發現市場越來越理性,正因如此,她認為自己手下200多人的亞洲團隊仍有增長空間。

最近跟麥肯錫中國區總裁倪以理聊天時,魏蔚談及推動亞洲藝術品市場增長的買家,以及他們最喜歡購買的藝術品,還給初次涉足的買家提供了一些建議。

 

魏蔚

教育經歷

擁有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MBA 學位和上海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

職業亮點
佳士得亞洲區

主席
(2018 年至今)

總裁
(2012~2018 年)

麥肯錫公司

合伙人
(2003~2012 年)

重要業績

麥肯錫大中華區選出的首位女性合伙人

發起了麥肯錫亞洲婦女項目

 

倪以理:魏蔚,很高興你能接受采訪。我們看到股票市場最近表現有點低迷,大家對經濟形勢感到不安。在這種情況下,藝術品拍賣市場發展得怎么樣?你們的企業發展得怎么樣?

魏蔚:對于我們的亞洲業務,或者整個佳士得公司來說,情況比較穩定。年度同比增長保持健康水平,亞洲尤其如此。跟任何市場一樣,我們也有周期性,不過在股市動蕩期間,藝術品及相關資產往往會被視作更長期、更穩定的價值儲存方式。

如果某個國家經濟放緩,或者地區整體開始下滑,你就可以預期到貨幣貶值等情況。如果你未雨綢繆,關注在這一地區出售的藝術品類別,就仍然可以獲得較好的保護。

倪以理:大中華區對亞洲市場有多重要?

魏蔚:大中華區大約占我們亞洲業務的70%。

倪以理:這里也是佳士得增長最好的市場嗎?

魏蔚:這里很活躍,年度增速約為20%。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由新買家推動的。我們發現,每年都有越來越多的新買家進入新興市場。另外一個增長動力則是,佳士得等拍賣行也在主動向這個地區引進新的藝術品。

倪以理:能否跟我們多聊聊這些新買家,他們在尋找什么樣的藏品?

魏蔚:買家來自許多不同的地區,背景也各不相同,他們在亞洲的購買興趣同樣很多樣化。有的喜歡古典藝術,有的偏愛現代藝術,有的喜歡當代藝術,還有的喜歡奢侈品。所以很難統一界定。但我們的確看到一種趨勢:來自亞洲的新一代買家越來越喜歡西方藝術和當代藝術。代際轉變或許正在發生。我發現他們的興趣往往跟童年經歷有關,同時也受到生活樂趣、成長地點和教育背景的重要影響。

倪以理:我們其實可以更具體一點:一位中國互聯網創業者最近成功IPO,于是來到了你們的辦公室。這個人想買什么東西?會買中國的花瓶或繪畫嗎?你能否幫我們描述一下客戶旅程?

魏蔚:其實很有意思,即便是這種背景的人,仍會來佳士得買花瓶,可能是清朝的花瓶。他們會買一幅張大千的國畫,或者趙無極等當代藝術家的繪畫作品。總之,如果他們是第一次從拍賣行買東西,多數都會購買來自本國的藝術品,他們與這些藝術品存在情感上的紐帶,感覺自己能夠理解這些作品,每天都能從中獲得享受。

倪以理:也就是說,在這個地區,你們看到新的中國買家在推動中國藝術品市場的增長?

魏蔚:確實是這樣。大中華區的需求對亞洲的拉動尤其明顯。從文化上看,中國藝術品也是最受歡迎的類別。

倪以理:哪些子領域拉動了這種增長?

魏蔚:我認為主要是三類。首先是現代國畫;然后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藝術品”,也就是任何非紙質作品,主要是瓷器;再就是20世紀和當代藝術品,主要是油畫和雕塑。這三大類都在推動亞洲藝術品市場增長,也是亞洲買家最感興趣的領域。

倪以理:價格是否也會相應上漲?

魏蔚:整體來說,國畫就是這種情況。如果你 10年或15年前購買主流知名藝術家的作品,到今天再來看價格的話,會發現漲幅巨大。

倪以理:比如10倍,或者更多?

魏蔚:頂級作品更多。但并非每類藝術品都是這樣。比如在陶瓷藝術品領域,品位就發生了變化。當代藝術方面,雖然頂尖藝術家的作品升值了很多倍,但不同子類的升值速度存在差異。雖然亞洲經濟和藝術品市場保持繁榮,保值方面并沒有絕對保障。我的建議是找個顧問,而且盡量不要把購買藝術品當作投資——它應該是你享受的東西。

倪以理:你應該喜歡它?

魏蔚:是的。對比一下亞洲和西方買家,你會發現亞洲買家持有藝術品的時間短于美國買家,也短于購買歐美頂尖藝術家作品的其他國際買家。當一幅梵高或莫奈的作品上市交易時,可能已經在擁有它的家族手里超過20年。在亞洲,當一幅趙無極的作品拍賣時,在賣家手里可能只有6年到8年,換手速度遠快于西方市場。但坦白講,這也是第一代購買藝術品的亞洲富豪。

倪以理:你是否也發現西方人同時對中國藝術品更感興趣了?

魏蔚:20世紀20、30年代,很多紐約的交易商開始銷售中國的青銅和陶瓷藝術品。我們現在發現更多亞洲當代藝術品在西方銷售——日本、韓國和中國當代藝術品,都會在國際市場買賣和交易。但另一方面,我們發現亞洲市場的興趣更大,亞洲買家都在購買西方藝術品。過去5年,東西方藝術品市場展開對話,這都得益于香港的各種藝術展,以及前來參展的所有頂尖交易商和畫廊,當然也要感謝佳士得這樣的拍賣行將更多西方藝術品帶到亞洲。市場教育越來越重要。

倪以理:談到這一點,這里的人們對贗品存在一定的擔憂和恐懼。你們如何應對這個問題?

魏蔚:在任何藝術品類別中,要辨別贗品都不容易,更不用說是藝術品之外的領域了。我給買家的最佳建議是,找一家你信任的拍賣行、代理或顧問。如果有人聲稱知道某件作品今后能升值多少,小心被誤導。對于藝術品行業或其他領域的機構,我們都非常謹慎,有盡職調查程序,并會采取法律措施來保護我們的買家。

倪以理:所以,不要從街邊買東西?

魏蔚:我沒這樣說,我只是說,像我們這樣擁有超過250年歷史的拍賣行很早就學會了一些規則。在確保藏家或潛在藏家的利益方面,佳士得堪稱典范。我們有很多新買家,如果你問他們為什么買藝術品,他們會說,“哦,我家里剛好有一面墻空著,我想找些喜歡的東西掛上去”。你需要建議買家購買他們真正喜歡的東西。

倪以理:佳士得是一家傳統拍賣行,但我們如今卻會在網上購買各種東西。數字化如何影響你們的業務?

魏蔚:佳士得的確是傳統公司,我們經歷了痛苦的數字化歷程。當然,數字化首先在內部進行——從客戶信息到客戶信用系統都會放到網上。現在人們都會通過數字賬號交易藝術品,因此我們也要順應電子商務的時代趨勢。

我們8年前拍賣伊利莎白·泰勒的藏品時踏上這段旅程。作為試點,我們通過一個臨時平臺把部分拍品放到網上,當然也得到了泰勒品牌商的支持,最終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即便是在今天,多數拍賣依然在拍賣廳里進行。在拍賣廳,你既可以打電話,也可以通過互聯網競拍。我們大約10年前就允許在線競拍了,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的所有拍品都會放到網上。純在線拍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不再有實物預覽,也沒有展出環節,一切都以數字圖片的形式呈現,客戶競拍前只能看到這張圖片。當報價開始后,有人報價高于客戶,你就需要立刻通知他們。

倪以理:就像 eBay 一樣,對嗎?

魏蔚:沒錯。你必須立刻通知客戶:“嘿,喬,另外一個買家的報價超過你了,你要繼續加價嗎?”

倪以理:自動競拍。

魏蔚:沒錯。就是自動競拍。如果有時差,客戶在睡覺怎么辦?我們是否讓他們設定最高出價?落槌之后甚至之前,我們怎么知道客戶的信用額度能否讓他們支付那么多錢?拍賣成交后,配送怎么處理?

在香港進行拍賣時,你通常只要面對亞洲客戶,他們多數人都會在香港取貨。但在網上,你卻要了解拍品送到哪里,會產生哪些關稅和增值稅。我們需要問問自己,我們能否做到這些?我們是否希望跟亞馬遜的24小時配送相比?如果是這樣,誰能幫助我們?現在,正式推出網上業務的6年后,我們終于搞清楚正確的模式。

倪以理:初期困難已經解決了?

魏蔚:是的,我們已經確定可以把哪些標準化的藝術品放到網上。例如葡萄酒,你不需要看酒瓶,也不需要親口品嘗,只要看酒標就能知道酒品的情況,這樣就可以判斷價格。買家對此很滿意。手袋也是這樣。

倪以理:你們會賣一些很貴的手袋。我見過50萬港元的愛馬仕鉑金包。

魏蔚:像這類手袋等二手拍品,我們需要設計一套讓客戶能夠接受的分級體系。你需要準確定義,這樣他們不用上手觸摸或親眼看到也能安心地在線競拍。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積累了這些經驗。2018年我們的在線業務實現50%的同比增長,雖然在總營收中的占比仍然只有個位數,但卻是我們增長最快的拍賣渠道,我們也把未來30年至50年的關注點放在這上面。我們是全世界最老牌的拍賣行之一,但這并不代表我們過時了。

倪以理:我們來談談你的工作。有什么讓你夜不能寐?

魏蔚:我每天起得都很早,晚上也總會有事情讓我難以入睡。但作為一家拍賣行,我們的商業模式250年前就已經存在,自那以后基本沒有變化。我們接受委托,然后出售。我們是中介,是平臺,屬于服務行業。讓我夜不能寐的是,我擔心我們會停止創新,不再思考接下來、明天和十年后的事情。我每天都在尋找新的挑戰。

倪以理:比如新的趨勢?或者客戶的新想法?

魏蔚:是的,有哪些新東西?我們又能呈現什么新東西?這包括為市場引入新的藝術品、藝術品類別,以及如何獲取新的客戶,或開拓新的客戶群或渠道。我們所在的這套系統包含博物館、畫廊、藝術展,這都圍繞在我們的客戶身邊,佳士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想要領先,就要思考如何能對整個生態系統產生積極影響。

倪以理:我的很多朋友都沒太接觸過藝術品,但現在他們逐漸開始了解。你對他們有何
建議?

魏蔚:剛加入佳士得的時候,我也有同樣的問題。我之前從沒買過一幅畫。這些年過去,我記住了藏家們給我的一條很好的建議——用中文說是 12 個字:看得見、買得起、捂得住、賣得掉

第一句是說:“瞪大眼睛,盡量多看。”不要想都不想就買。如果你對藝術感興趣,那就去看展覽或參觀博物館,逛逛畫廊或藝術展,去拍賣行。你應該盡量多看看,然后再決定買什么。這就像初入股市。你要做一些研究,還要向盡可能多的人征求建議。在此過程中,也許你能找到可以信任的人。當然,很多人會在第一階段犯錯,這也沒關系。

第二句的意思是:“你的花費必須是你承受得起的,不會影響日常生活,而且要買你真正喜歡的東西。”也就是說,即使這件藝術品某天變得一文不值,你仍然承受得起。不要把最后一個銅板投入到藝術品里面,奢望有朝一日可以帶來10倍的投資回報。

第三句:“如果這件藝術品給你帶來快樂,那就牢牢抓住。”你最終會獲得回報。這不是股票,是藝術品。但如果你覺得不喜歡,那就處理掉,而且要盡快。

最后一句是:“總有機會能賣掉,但要賣個好價錢。”想要擁有足夠的智慧來判斷合適的價格,需要很長時間積累。同時還要注意,只買你喜歡的東西,只買能給你帶來快樂的
東西。

倪以理:隨著亞洲市場繼續成熟,并在全球經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你對這里未來幾年的前景有何展望?

魏蔚:亞洲的發展形勢很積極,香港尤其如此。香港在這個產業鏈中擁有獨特的地位。這里是自由貿易港,還擁有成熟和出色的藝術品管理者。這里有很多藝術展、地標性博物館、約1000家畫廊——其中一些是世界頂尖畫廊,還有一流的拍賣行。這座城市還有大量財富投入藝術收藏。香港占到我們亞洲業務的40%,體量巨大。

倪以理:從全球來看,它僅次于紐約和倫敦,位居第三?

魏蔚:沒錯,香港僅次于紐約和倫敦。我沒有計算具體數據,但它可能已經超過巴黎。香港在藝術品交易領域非常活躍,這得益于它的歷史地位,它也被視作引領亞洲市場向前發展的重要基地。我收到的反饋表明,香港在亞洲藝術品交易領域占據最重要的地位。隨著亞洲人在全球的足跡越來越廣,我認為亞洲人購買的非亞洲藝術品也會隨之增加。隨著下一代人在海外接受教育,加之本地教育體系越來越發達,我們可以看到的趨勢是,整個亞洲都在走向國際化。

 

魏蔚是佳士得亞洲區主席。此次采訪由倪以理完成,他是麥肯錫中國區總裁,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香港分公司。

由全球編輯服務設計

版權 ? 2019 歸麥肯錫公司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