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Woetzel,李廣宇,張海濛,呂文博

30余載改革開放,締造了中國“巨無霸”式經濟規模。在從計劃型向市場導向型經濟的轉型過程中,由工業化、城市化和全球化這三股合力帶來了驚人的發展速度。但是,產能出現過剩,人口紅利逐漸消失,投資和勞動密集型出口制造業日漸勢微,中國進入經濟波動時期,不確定性增加。

有鑒于此,中國政府正銳意探索一條可持續增長新路徑,以圖實現從大到強的飛躍。秉持“全面深化改革”根本主張,領導層更關注于經濟增長的質量,即以結構性改革為動力,鼓勵創新和激發市場的力量,以及增強社會福利的包容性。實現這一愿景要求從需求端出發,重新平衡消費與投資的關系,并且帶動出口升級。未來,確保機會平等,以及全民基本社會保障將會是政府的重點。

中國站在新的起點。從大到強的轉型,其規模之大,影響之深遠,足以重新塑造整個國家的未來面貌。我們從中篩選出六大關鍵性趨勢,其中蘊含有十類影響重大的商業機遇(見圖1)。

2015015_1趨勢1.自由開放、迅猛發展的資本市場

以銀行為中心的模式和政府的高度干預造成了市場的扭曲和金融風險的累積。目前亟需打造自由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資本市場。

我們認為,這里主要存在三類機會。首先,金融機構增多,尤其是私有和外資控股。后起挑戰者可能很難立刻撼動國有四大行的統治地位,但是通過更全面的服務選擇,可以吸引不滿當下銀行的客戶。

第二,為滿足客戶多元化需求,新服務和新產品將倍增。如小微融資、資產管理、股票債券承銷、金融衍生品等產品服務成倍增長,既充實了金融機構的收入來源,也為各方客戶提供了更豐富的融資結構選擇。

最后,新金融體系極大地拓展了受益面。數以百萬計的中小微企業能夠以合理的價格獲取金融服務,普通人的投資理財渠道也更多了。如此方能建設真正的“普惠金融體系”。

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后明確了整體轉型方向:賦予市場以生產要素價格的決定權,提升資源配置效率。過去兩年來,余額寶、微信錢包和P2P讓我們看到了移動互聯網對傳統銀行的顛覆性力量。

趨勢2.明智投資引領綠色發展

傳統增長模式對自然資源造成了嚴重破壞。中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舉措,輔以大規模投入,“綠化”基于化石燃料的“褐色經濟”。

中國環保行業正在邁上新臺階。2011年,本土的清潔技術行業在全球投資和IPO中排在第三位。但是,環保行業仍然非常分散,大多數本土企業的獨立創新不足。中國政府決意進一步開放市場,以獲得全球領先的解決方案,因此,國際頂尖業者在中國市場的優勢將更明顯。隨著競爭的日趨激烈,地方保護主義的逐步消除,本土大企業呼之欲出。

趨勢3.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熱潮

幾年前,《麥肯錫季刊》曾載文《中國CEO創新指南》,對中國這一世界工廠只會廉價制造山寨品的普遍看法提出了質疑,并且指出中國的創新正在起步,這篇文章在當時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李克強總理在201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致辭中提到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正迅速興起。現實的成功案例證明,相比白手起家,憑借創新獲得商業回報更精簡,風險更低,成本也更經濟。創新有多種成功路徑:大幅削減成本(如小米智能手機);現有產品或技術的創新應用(比如遠大可建的工廠化可持續建筑);業務模式創新并在巨大的本地市場迅速商業化(比如阿里巴巴和騰訊的電子商務和移動互聯網)。萬眾創新是“世界工廠”奇跡在互聯網時代的再現。

這股新浪潮勢必點燃高科技和其他行業的創業熱情,也會令各行業的大型公司受益。跨國公司應當認真考慮將研發職能遷往中國,并將其打造為全球業務的創新基地。

趨勢4.釋放消費的力量

與其他亞洲國家(日本和韓國)類似,中國也到了一個發展新階段——私人消費將取代投資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動力。中產階層的壯大和人口老齡化推動著人們對醫療衛生、教育、娛樂以及其他個人服務和產品的消費。我們的研究表明,到2030年,城市超過60%的居民年收入在79000到229000元之間,而2012年占比僅為15%。上層中產階層將成為未來十年消費動力的主引擎。這意味著消費者更成熟更老道——能夠并且愿意為個人產品和服務支付溢價。到2030年,中國65歲以上老年人將翻一番,這意味著對醫療健康、養老地產以及全面和個人社會保障的需求增長。

趨勢5.新興市場主導的全球化

中國正在向中等收入國家邁進,未來,出口動力將主要來自于打入價值鏈上游的制造企業,它們在產品服務的生產、設計和營銷中占有重要地位。與此同時,先進經濟體的市場飽和及前景疲軟意味著中國的出口需要更多依賴于新興經濟體市場,才能維持出口增長。

中國政府正在穩步迎接全球整合。各項改革措施鼓勵在新興市場的資本盈余投資,擴大先進制造業產品出口,并且在自貿區試驗服務業的進一步開放。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下半年首次提出的“一帶一路”,旨在搭建區域性經濟發展平臺,向有需要的其他經濟體輸出富余的資本和產能。這里主要存在兩類機遇:①基礎設施的輸出;②升級服務和產品的輸出,以及生產轉移。高鐵等擁有領先技術的制造業將成為其中最大贏家。

趨勢6.公私合作

資產規模龐大的中國國企享有諸多特權,但其經濟效益剛剛達標。大型國企還主導著某些“行政壟斷”部門,使得競爭無法展開。中國政府如今打算逐步退出國企日常運行,轉向市場監管。私企可以借混合所有制撕開壟斷行業一道口子。

與此同時,1994年分稅制改革實行以來,地方政府債務攀升令人擔憂,以致無法獨力支撐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展望未來,基建開發商有望開啟公私合作(PPP),提高對市場金融的依賴度。采取PPP模式是改革的重中之重。財政部正努力推行基建業PPP模式,以明確相關權利義務、風險和雙方收益。但是,挑戰仍然存在,私人資本對項目效益、政策穩定性和爭端處理機制依然存在諸多顧慮。

商業機遇

我們從以上六大趨勢中發現了十大新興商機。當然機遇也伴隨著相當程度的風險。中國企業習慣了自上而下的政策驅動,通常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更好地把握宏觀政策方向做好準備。有時,面對政府改革釋放出的自由空間,企業甚至表現得猶豫不決。

根據評估相關改革進展及市場形勢,我們把十大機遇劃分為三類——放手去做、謹慎探索和適度創新(見圖2)。

2015011_1

放手去做
右上象限潛力最大。在這一區域,不乏成功先行者:

  • 全球創新基地(3)。大型跨國企業選擇中國作為其服務全球市場的創新中心。例如,GE在華設立了多個研發中心,以貫徹“為中國也為世界”的經營哲學。拳頭產品MAC 800作為一款低成本的先進心電儀,就是在中國設計美國發布的。由此節省了90%的研發成本,且供貨周期更快。與此同時,本土公司,包括技術初創公司也開始著眼于全球。APUS集團致力于打造最小、最快、最簡單的安卓系統,同時瞄準海外而非本土市場。短短3個月,網站http://www.cnet.com/android-update/就吸納了3000萬用戶,全部來自海外市場。
  • 重振大型企業(4)。創業精神對原本不愿冒險的大型企業來說尤為重要。海爾從全球最大家電制造商向靈活的互聯網企業轉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首席執行官張瑞敏采取激進措施,拿掉整個中層領導團隊,盡可能削除阻礙創新的官僚主義,同時鼓勵工程師組織創新自我團隊,與客戶和供應商共同探討新想法。這一開放式的創新讓海爾飛得更高,幫助海爾成為當前全球最大的家電制造商。
  • 肥尾及長尾消費(5)。日益多元、成熟的中國消費者催生了大量尚未被市場滿足的需求。淘寶網已經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網購平臺之一。支付寶的初衷是支持淘寶,但抓住了網絡零售的機會改變人們的投資行為,支付寶已經成為綜合性互聯網金融服務平臺。
  • 基礎設施出口(7)。基建是中國提高外匯儲備收益和擴大出口的切入點。以高鐵為例,中國用了十年時間就打造了全球最大的高鐵網絡。如今走出去的中國高鐵,其更低的成本和高效的建設能力能夠滿足新興市場甚至歐洲/日本等高鐵強國的需求。

為尋求該象限的機遇,我們建議采取以下戰略:

  • 借助外交和政府支持,走向全球/走向內地;
  • 打造精益、靈活的創新體系,以最小成本和最快速度激發、測試和應用微創新;
  • 通過隨時隨地參與服務和體驗競爭,學習如何滿足長尾消費需求。

謹慎探索

此類機會伴隨著風險。應仔細分析市場,把控資本開支規模,謹慎選擇合作伙伴:

  • 新型綠色技術公司 (2)。中國立志成為全球綠色科技商業重鎮。例如,西門子抓住綠色發展機遇,打造強大的本土競爭力,成為首個與中國發改委(NDRC)建立全面合作關系的跨國公司,培養了強大的本土合作關系和創新能力。然而也有反面案例。在優惠貸款和政府支持的推動下,尚德太陽能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光伏企業。不幸的是,由于產能嚴重過剩,太陽能電池板的價格近年來暴跌了75%。2013年3月尚德宣告破產。
  • 醫療衛生、教育、媒體娛樂等服務業需求增長(6)。 隨著可支配收入增長,消費提高,加上人口結構變化,中國醫療保健、教育和娛樂消費需求將呈現爆炸式增長。中國政府對私人參與醫療衛生和教育積極鼓勵,對媒體的態度則較復雜,部分企業會受到政策影響。
  • 產能轉移帶動產品與服務出口達到新水平(8)。中國政府明確表示將致力于幫助中國企業實現全球擴張,尤其注重先進制造業與服務業。華為成為全球領軍企業就是鼓舞人心的成功案例。華為在中國的業務風生水起,其產品質量上乘、技術先進、性價比高,具備了全球競爭力。華為進入了俄羅斯、巴西、泰國等新興國家,并借政府推動之力,積極發展電信產業。如今華為業務已經覆蓋170多個國家,海外市場收入占到總收入的2/3。
  • 私營基建開發商通過PPP進入新領域(10)。公共部門通常缺乏大型基建開發所需的合格人才和關鍵能力。私有部門因此在融資和交付重要基建項目上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如裕廊國際為工業園提供端到端解決方案,與當地政府合作參與基建項目。裕廊國際對工業園的定位是緊密配合政府的目標,以獲得政策支持,借助全球網絡招商入駐工業園區,同時提供園區運營的綜合管理服務。

為尋求此象限機遇,我們建議采取如下戰略:

  • 根據市場前景而非優惠政策作出投資判斷;
  • 對政策方向保持警覺;
  • 謹慎挑選合作伙伴;

適度創新

這一象限,政策進展緩慢,改革前景和議程不明朗。有如戴著腳鐐跳舞,企業應該在政策范圍內施展拳腳,客觀評估自身能力,針對痛點明智投資。

  • 以更大范圍客戶為目標的新興金融機構(1)。中國資本市場在未來幾十年將實現空前增長。多種金融服務供應商如外國金融機構和私營銀行將提供范圍更廣的金融服務。金融服務機構應該密切關注改革的進展,根據自身能力評估市場。在上一波金融改革中,政策監管和經濟變革重燃了一些外資銀行對中國金融市場的預判。不幸的是,由于監管要求非常嚴格,外資銀行仍然無法充分利用其衍生品、跨境國債業務或定息債券方面的優勢。德意志銀行和蘇格蘭皇家銀行已經退出中國零售銀行業務。2014年,監管有所放松。中國首家網絡銀行前海微眾銀行(WeBank)宣告成立。借助騰訊的客戶基礎,運用先進的數據技術,重點服務中小企業和零售銀行。只要價值主張明確,就有可能成為中國未來金融服務業的一支顛覆性力量。
  • 私人資本參與混合所有制(9)。中國民營企業相較國企生產效率更高、效益更好,且更有創意。提高國企效益的一個途徑是允許私人資本參與。中石化銷售公司近年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騰訊與中國人保、麥盛投資100億元人民幣成立合資公司,占2.8%的股份。騰訊旨在利用移動支付、大數據和導航的優勢,釋放中石化全國2.3萬家門店的潛力。而騰訊則避免了高額資本支出,從而降低了潛在風險。

為尋求此象限機遇,我們建議采取如下戰略:

  • 評估自身能力與相關市場是否匹配;
  • 針對痛點投資:選擇最需要改革的行業或部門,最小化政策風險;
  • 明智進入,避免前期高額的投資支出

□ □ □

中國經濟在過去十年取得巨大成功。但是,過去的經濟模式正在失去活力,經濟增長開始放緩。新增長模式是舊模式的顛覆。消費與服務拉動經濟增長轉型,同時注重綠色創新發展,都將深化中國與全球市場的聯系,給本土企業和跨國公司帶來重大影響。我們希望本文可以幫助中外企業成功駕馭中國乃至全球商業的新趨勢和新機遇。


關于作者:

Jonathan Woetzel (華強森) 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亞洲區領導人,城市中國計劃(UCI)聯合主席,常駐上海分公司;
李廣宇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常駐上海分公司,他同時也是麥肯錫亞太地區基礎設施業務及公共部門業務的負責人;
張海濛為麥肯錫全球董事,大中華區組織與領導力發展負責人,常駐上海分公司;
呂文博為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常駐上海分公司。

四位作者謹向付出寶貴時間接受項目組訪談,不吝分享洞見和專業知識的以下同事致以誠摯感謝,他們分別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Martin Joerss(尤茂庭)和高旭,麥肯錫全球董事方溪源、陳有鋼和Franck Le DEU (樂誠鐸)。
同時,我們亦對做出重要貢獻的項目組成員張帆、陳同、方琦璐、于靜文和倪璐表示由衷的感謝。

?